剛從張家界旅行回來,

有一件事一直在我腦海當中盤旋,

我不斷思考著,越發覺得帶領我們信仰的鄭明析牧師真得很不簡單.....

 

張家界位於湖南省,

並不像大陸沿海地區,經濟文化發展的很快速,

這裡相對落後。

居民以務農打獵為主,有許多原住民(土家族),

也有巫師幫忙治病、舉行婚喪喜慶等等。

這裡的地形90%都是山,可耕種的土地很少很貧脊,

居民很是辛苦,可能努力了大半天,還是無法脫離貧困的環境。

 

 

 

帶領我們的當地導遊(地陪),就是土生土長的張家界人,

近年來,大陸觀光盛行,張家界因阿凡達一舉成名,

他們也才有除了務農之外,更多的可能性,當導遊或當講解員、客運司機、飯店服務員等等。

在跟我們介紹張家界的風俗文化時,不免也會提到他自己小時候的事。

其中有兩則真人真事的故事,

想跟大家分享。

 

當地導遊說,自他有印象以來,

他從來沒有走路上學過。

早上八點的課,他在雞叫第一聲的時候就得起床,

(通常雞叫三聲是破曉黎明時分)

接著跑步去上學,越過一個又一個的山頭,

越過小溪,橋梁,小石子路.....

 

金鞭溪

他得要跑一個小時才能到達學校,

他不能停下腳步,因為他一停下腳步就會遲到。

從天黑開始跑,跑到天亮,

每天每天都是如此。

對他們來說,教育是唯一能夠翻轉命運的機會。

 

 

在務農的家庭裡,「牛」對他們來說很重要,

那可能是他們家裡面「最貴重」的一件物品,

導遊家裡的那頭牛,就是五戶人家一起合力買的。

那天導遊小時候幫忙放牛的時候,

不小心把牛放到陷阱裡去,牛可能年紀也大了,就這麼樣「摔死了?!」

這下可好,那可是五戶人家集資買的,

回去肯定少不了罵。

導遊回家後,他媽媽哭得有夠傷心,

像是被人倒了債一樣,

也確實,就算他們把家裡的東西全都變賣了,也不夠賠「一頭牛!」

剛好那時登門拜訪的遠房親戚,

說可以把牛拿去賣,牛角、牛肉、牛骨、等等,

就算死了,也是很有價值的。

undefined

 

聽到這句話,就像黑夜裡燃起一盞光芒一樣,

重新又有了希望,

在雞叫第一聲,導遊和他爸爸,

就推著板車,好幾公斤的放在上面,

平常就不好走的山路,就這麼吃力地推到市場去賣,

幸虧這頭牛的質還算不錯,

全身上下都被賣光了,只剩下一兩根牛腳的骨頭沒賣出去。

挖賽~這下從原本的愁雲黯淡,變成柳暗花明了,

立馬又從市場買一頭身體健壯的年輕牛~

開心地手舞足蹈跳回家。

 

這是導遊的故事。

讓我想起鄭明析故事---我們總會長牧師小時候的故事。

在那個窮鄉僻壤的山野中,

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,

戰亂總是讓老百姓苦不堪言,窮到不能再窮,

我們鄭明析牧師,也是在窮困家庭當中長大,

可能比導遊的環境更甚吧,

家裡住的是茅草屋,也要耕田,

家裡是一天沒有工作,就一天不能溫飽的狀態。

每天得要背十幾公斤的木材,也得要走很遠的山路才能去上學。

在加上家裡有七個弟兄姐妹,食物根本不夠,時常餓肚子到要啃葛藤來吃。

但不同的是;

在這樣,明天的飯不曉得有沒有著落的日子,

溫飽都成問題的一個狀況下,

鄭明析牧師依然更懇切的尋找 神。

 

 

以賽亞書43章

你不要害怕!因為我救贖了你。
我曾提你的名召你,你是屬我的。

你從水中經過,我必與你同在;
你過江河,水必不漫過你;
你從火中行過,必不被燒,
火焰也不在你身上。

因為我是耶和華-你的神

 

 

我想起我的信仰,是在食衣豐足的狀況下達成的。

在人們的經濟文化發展到某一種程度的時候,

才有閒情,不,我是說才有餘力去尋求那生存以外的東西,

比如說,信仰? 或者學習才藝之類的。

我自己吃都吃不飽了,哪有時間去尋找 神?

但是 神不是富人的 神。

更是勞苦擔重擔的人的神。

在患難時尋找 神,雖然不容易,

對 神而言更是難得可貴的。

 

這是我們鄭明析牧師所教導的,

也是他服事 神的態度。

阿~他真的不是一位普通的人吶!

 

 

想知道更多鄭明析故事↓↓↓

http://garfywiththelord.blogspot.tw/2009/05/blog-post_4966.html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攝理史姑娘 的頭像
攝理史姑娘

攝理史姑娘

攝理史姑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